美国留学院校卧虎藏龙 退休教师称教育无标准

2017-09-09

  马上就是教师节了,教师们也要出来亮相了,今天,要说到的就是从海淀外国语实验学校到尔湾教高中的马鑫老师,马鑫老师说,美国留学院校卧虎藏龙,教育本身没有标准,出国留学网小编来了解一下。

image.png

  “我不怕学生问任何高深的物理问题。”说完这话,信心十足的马鑫老师爽朗地笑了。在中科院拿到天体物理硕士学位后,马鑫老师进入北京海淀外国语实验学校担任物理老师,此后又来到加州尔湾教高中物理。“给物理界输送千千万万的学生,想想都挺自豪的。”

  美国中学卧虎藏龙 教育本身没有标准

  “美国的中学真是卧虎藏龙啊!”这是马鑫老师对美国中学最为直接的印象。在美国的中学,很多老师拥有博士学位。不仅如此,不少大学教授退休后便去中学教书。他们接触过本专业最前沿的知识,拥有极高的专业素养。在马鑫老师看来,只有这样,老师才能看到学生的水平处于专业的哪个位置,将来该朝哪方面努力。

  当年季羡林在山东省立济南高中读书时,教他的老师也可谓“大咖云集”,像如著名翻译家董秋芳老先生、作家胡也频等。季羡林后来回忆说,“没有这些老师就没有我” 。可见中学实力对一个人的塑造作用。

  自由是马鑫老师的第二感受。“不树立榜样,不设置标准,学校相信老师可以教好一门课。”跟国内依据学生成绩考核老师的标准不同,美国中学更重视老师的“入门门槛”。

  学校在招聘时,会审核老师的专业水平和教师素养,一旦确认这位老师有能力上好这门课,便给予老师自主发挥空间,一节课该如何上、教学进度怎么安排,完全在于老师自身。

  “虽然高中学生申请大学时要考SAT和ACT,但这不会给老师压力,”马鑫介绍到,“老师的任务就是上好自己的课,学生考试的事情跟老师基本无关。”只要确保学生能够在课堂上获得他想要的,这就够了。

  老师和学生在某种程度上互相独立,培养了学生对自己学业负责的态度。在国内,学生成绩直接影响到教师的考核。为了让学生取得好的分数,老师不得不督促学生。但这在美国是不可想象的。

  此外,美国高中实行选课制,课程组成颇为复杂。虽然成绩以GPA计算,但每个人的GPA构成可能迥然不同。个体的多样性也让高校录取费尽了心思。

  “因为人本身就是复杂的,大学录取学生不会单凭一个标准。”马鑫老师认为,美国高校每年花半年时间招生,全权衡量录取的每个学生,评判他们是否匹配本校,这是完全值得的。

  学生可以随时提问 质疑牛顿是一件再普通不过的事情

  质疑,是马鑫老师一直强调的一项能力。

  “物理学中的概念,每个人的理解都是不一样的,”马鑫老师说,“拿量子力学来说,正统的理解便有三种。”对于量子力学,目前存在着波函数理解、海森堡的矩阵理论和费曼的路径积分三种理解方式。

  “即使牛顿定律也不是真理,它只是牛顿自己的推导,解释了我们当前认知的世界。”马鑫老师补充到。在课堂上,他会跟学生强调,所有的内容都可以质疑。“‘力’在自然界是不存在的,只是牛顿规定的。”

  在讲解“牛顿第二定律”时,他从第二定律产生的背景、演进过程、应用等方面层层递进,为学生还原出一个完整的发展脉络。

  牛顿第二定律的公式为“F=ma”,这也是国内课本上直接呈现出来的公式。但在美国物理教科书中会注明,这并不是牛顿当时写的公式。牛顿先是提出了“动量”的概念,在此基础上,得出“力是动量对时间的导数”,后来才简化成“F=ma”。

  “让我感到吃惊的是,中学教科书中会出现费曼图,这可是大学乃至研究生才学习的内容。”马鑫老师认为,美国教科书会把知识完整的呈现出来,给学生提供一个完整的认知。通过教科书的指引,对费曼图感兴趣的学生可以另找资料钻研。

  除却给学生还原知识的演进过程,让学生从零开始去探索也是上课常用的方法。老师有时会花一周时间,让学生搜集资料、做实验,自己去探索一个公式的诞生过程。比如在学习自由落体时,最开始几节课会做实验,记录数据,最后得到加速度。之后,老师才去讲这个概念在历史上是如何提出的。如此一来,学生可从实验和历史两个维度理解自由落体的概念,同时也降低了他们对“权威”的崇拜感。

  掌握课堂知识的下一步便是应用。“也会通过测验去考察学生,题目都跟日常生活紧密相关。”用所学解决实际问题是检测学生运用知识能力的一条重要标准。

  在马鑫老师的课堂上,学生可以随时提问。这位“不怕学生问任何高深的物理问题”的老师会针对问题与学生展开讨论、辩论,不断激活学生思维。

  逻辑思维能力最重要 惊呼计算器功能强大

  “我会把知识的来龙去脉讲清楚,从A推导出B,思路要完整。”马鑫老师认为,逻辑思维是物理课最应该教会学生的能力。在爱因斯坦提出相对论之前,洛伦兹已经在数学上完成了推导,但却没有把推导结果从整体上联系起来。后来爱因斯坦凭借自己的逻辑演绎,发现时间和空间是可以变化的。他利用洛伦兹的数学结论,与其他发现融合在一起,最终得出了相对论。

  至于创造力,马鑫老师认为,这“不是培养的”,而是自然发生的。只要不给学生设限制,创造力会在实践中自然激发出来。

  在美国教书的日子里,马鑫老师发现了“计算器”的与众不同之处。

  国人大都认为美国孩子数学差,这确实是不争的事实,然而这仅仅代表了美国的普通学生。“这是美国精英教育的结果。”对于非精英学生而言,在没有老师“督促”的情况下,数学基础差并不奇怪。

  “去街上问问美国普通百姓,算7乘9这样的题目他们也要想半天,”马鑫老师介绍说,“他们根本不背乘法表。”但是,这并没有影响正常生活,因为一台计算器便可以解决所有问题。

  马鑫老师发现,看似不起眼的计算器其实非常复杂。除了简单的计算,还可以画图、画矩阵、画指数函数、求导等等。对工具的使用节省了时间和精力,也是推动技术进步的潜在需求。

  如今,马鑫老师在尔湾过着教书育人的日子,在中美教育的差异中思考着教育问题。他还成为微信中的“晒娃”一族,在小孩子的点滴成长中捕获生活的惊喜。


12345>
↓ 往下拉,下面的文章更精彩 ↓

热点推荐

查看更多留学新闻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