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新西兰从事护士工作的点点滴滴

  28岁的赖嫦、31岁的钟艳桃、31岁的蔡昱……在垮塌的CTV大楼里,18个中国籍留学生极有可能永远地告别自己的亲人。她们中的绝大多数都曾经在国内医院做过多年的护士,为何年纪已经不小的她们还会选择海外留学?她们当初是如何作出留学新西兰的决定?是什么让她们离开新婚的丈夫、懵懂的孩子和年迈的双亲?本报记者连日来在克赖斯特彻奇走访了多位知情人士,试图还原这些护士们在新西兰生活的点点滴滴。

   新西兰护士严重短缺薪水高

    爱尔兰DIY留学 护士专业签证办理流程???????????????

    留学新西兰 新西兰注册护士申请要求

  护士职业在西方发达国家普遍比较短缺,新西兰尤其缺。由于新西兰护士的口碑好,大部分本地的护士都因为高薪选择去澳大利亚英国加拿大等国工作,造成了本国护士的严重短缺。

  根据新西兰国王教育学院官方网站的说法,全新西兰的注册护士仅仅有32000人。因此,从广大发展中国家引进护士成为新西兰各大医疗机构的共同选择。能吃苦肯干活的中国护士们,也成为新西兰方面引进的重点。

  鉴于中国的护士证并不被新西兰卫生部认可,因此她们需要在新西兰参加当地的护士资格考试。由于中国护士们普遍过不了语言关,于是类似国王教育学院这样的护士培训机构就应运而生,学生们可以一边在学校里学护士课程,一边在学校里学英文。

  记者调查发现,国王教育学院的招生重点正是中国,国内有不少留学中介介绍中国护士们去这所学校留学。去年夏天,国王教育学院的院长泰勒甚至还来到中国,在多个城市宣传学校的招生项目。

  现在克赖斯特彻奇工作的北京女孩段丹迪,在这里留学期间曾经靠在当地大小医院和诊所做护工赚取生活费,因此她对新西兰的护士制度非常清楚。

  段丹迪介绍说,护士在新西兰是一个收入非常高的职业,“新西兰的最低时薪是12.5新西兰元(1新西兰元约合5元人民币),初级护士的起薪就有30新西兰元每小时,经验稍丰富点的护士甚至可以拿到60~70新西兰元每小时。

  在中国国内,护士们的薪水并不高。以广州为例,一个初级护士的薪水在月薪3000元左右,经验丰富的护士可能在6000~8000元左右,而且国内护士的工作时间更长。这样的收入对比,很容易让不少满怀梦想的人产生出国当护士的念头。

  中国护士普遍难过语言关

  对中国护士们来说,来新西兰留学还有一个巨大的诱惑。成为新西兰的注册护士,意味着可以很容易拿到新西兰的工作签证。

  来自河南的白毅苗是赖嫦的同学,地震那天因为一个偶然因素,原本应该去学校上听力课的她幸运逃过一劫。

  震后逐渐恢复平静的白毅苗向记者回忆起自己一年前的那个决定:“来新西兰之前,我在北京有20多年的护工经验,河南老家还有一个16岁的儿子读高中,说实话真是舍不得他。不过为了孩子多挣点钱还是狠心来了。”

  白毅苗很坦率地告诉记者:“我们班里的中国学生,都和我的想法一样,都是想以后能留下来。我还想以后再把儿子也带出来。”

  另一位幸存女生王佳宁向记者介绍了国王教育学院的护士课程。她说:“这个课程得到了新西兰教育部门的认可,只要在国内有过护士经验,在通过一个6至8周的护士课程培训后就可以拿到新西兰护士证书。”

  不过记者查阅了中国驻新西兰大使馆提供的失踪人员档案,发现其中的多位留学生在国王教育学院的时间已经超过一年。

  王佳宁解释说,这是因为中国学生的语言基础都不太好,所以迟迟都拿不到护士证。中国学生在学校里的主要时间是在学英语

   赖嫦打工诊所的雇主含泪道出最伤心事:

  “我们本想让她去分店当经理”

  去年9月,和丈夫领了结婚证才2个月的赖嫦就来到克赖斯特切奇。

  这个特别能吃苦的广州女孩,没有和同学们一样找一份在老人医院的兼职,而且在当地一家华人开办的中医诊所做沐足技师。这家中医诊所的老板姜翼流着眼泪向记者描述了赖嫦在新西兰生活的点点滴滴。

  她特别关心别人见到人总是问寒问暖

  姜翼回忆说:“赖嫦是去年11月17日开始到我们店里上班。每天下午4时下课后,她总会立刻赶来店里上班,一般工作到晚上7时。在我这里,她的时薪能达到18.5~19.5新西兰元。客人们都喜欢她,因为她特别关心别人,见到人总是问寒问暖,甚至见到我这个当老板的,她都要问寒问暖。平时学习再累,她在店里也是对大家也是满脸微笑。因为她总是对未来充满期待。”

  她是一个特别刻苦的学生,从来没有旷过课

  每说到伤心处,姜翼总会显得很激动:“在学校里,赖嫦也是一个特别刻苦的学生,从来没有旷过课。”

  最令姜翼难受的是,他本来想在近期帮助赖嫦申请一个工作签证,“她是一个特别开朗、特别聪明、特别单纯的女孩。我和太太都很喜欢她。我们甚至都想好了帮她申请一个工作签证,让她去皇后镇的新分店当经理。”

  工作签证对这些中国留学生来说意味着什么?那就是他们的梦想,因为这意味着她们可以合法得在这里工作和生活。然而那场可怕的大地震,改变了一切,也让赖嫦和她的同学们梦想在即将实现的时候,破灭了。

  幸存中国学生讲述逃生经历:

  下楼后6分钟大楼就垮塌了

  2月22日当天12时45分,学校下课后,学生们都去了餐厅用微波炉热盒饭吃。王佳宁是唯一一个选择回家吃饭的人。

  她回忆说,自己那天特别想喝热汤,下课之后就想回家自己煮汤喝。就在她下楼后6分钟,地震发生了,大楼垮塌了。

  朱瑜:准备面试未上课逃过一劫

  按照新西兰移民局的规定,国际学生每100天可以请假10天。由于当天下午有一个非常重要的面试,朱瑜当天请假。地震发生时,她正在家中为下午的面试做准备,因此也逃过了一劫。

  白毅苗:替朱瑜上班,躲过灾难

  白毅苗能活下来,最感谢的人是朱瑜。地震当天,朱瑜原本应该在兼职的老人医院做护工,由于朱瑜要准备参加面试,她只能让自己的好朋友白毅苗替自己去老人医院上班。白毅苗回忆说,当初自己还有点不情愿。因为当时还有半个月就要考护士证了,地震那天有听力课,听力成绩欠佳的白毅苗原本想好好补补课。

  刘宏玲:塌楼后坠到首层爬出大楼

  毫无疑问,刘宏玲是活着的学生中最幸运的人了。她是整个CTV大楼在垮塌之后的唯一一个幸存者。地震发生时,她还来不及害怕,就已经从3楼坠到了首层。当时她自己爬出大楼,发现自己已经站到地面上。街上一名好心人立刻帮助她止血,并把自己的鞋子送给她。至今,她的右眼还留有明显的淤青。

  家境多困难 课余忙打工

  国王教育学院的大部分中国留学生都来自经济困难的家庭。赖嫦的父亲当初就是拿出了终生积蓄才送女儿出国。

  朱瑜说,同学们在交学费时就差不多花了自己家里近20万元,谁也不好意思再伸手要生活费了。根据新西兰的规定,持有学生签证的国际学生,每周可以打工20小时。因此,在课余时间打工成了这些留学生的共同选择。

  由于学生们普遍有在国内当护士的经验,因此大多能在当地找到当护工的兼职。但由于英语表达能力普遍不佳,中国学生毕业后也很难进入大医院,往往只能在条件艰苦的老人医院工作,少数比较幸运的会进入私人诊所。只有等语言能力提高后,才会有更好的跳槽机会。

  白毅苗介绍说:“我们同学中有很多是在当地的老人医院做兼职护工,这里的工作条件往往不会很好,住院的人都是得了病的老人,有很多老人甚至生活不能自理,这里的工作很辛苦。”

   暂时无兼职 生活陷困境

  由于目前克里斯特彻奇的城市经济生活全面停滞,学生们暂时没有了做兼职的机会,生活陷入了困难。中国大使馆政治参赞程雷表示,大使馆已经向这些学生提供了一定的经济补助。尽管如此,学生们对未来依然充满了期待。白毅苗向记者憧憬着说:“我争取能转学去奥克兰,过几年再把家人都接来。” 对她们活着的人来说,生活总还要继续。

相关阅读

编辑推荐

编花篮 绿豆芽炒肉 罗汉果的功效与作用 豆馅蒸糕 可可华夫饼 燕麦饼干 血管内大细胞淋巴瘤 胰多肽瘤 原发性乳腺恶性淋巴瘤